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乐蜂娱乐网 >> 叶振棠

看一看:【80后女孩寻访《格林童话》诞

发布时间:2022-01-11 18:54:52

>>80后女孩寻访《格林童话》诞生地用中国视角创作现代寓言80后女孩寻访《格林童话》诞生地用中国视角创作现代寓言2019031211:20|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李月红

由德国格林兄弟创作的民间文学《格林童话》,闻名世界。书中有这么一个童话双胞胎子女抚养。一个被父亲和兄长视作废物的年轻人,走出家门经历了各种鬼怪和非正常的力量,不仅全部通关还获得了世人能想象的最高奖赏——迎娶公主、加爵封地。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懂得何为恐惧。后来是妻子泼在他身上的一桶冰水和梭子鱼,令他感受到何为发抖。

近两百年后。一位来自中国的80后女作家郭爽,重访《格林童话》诞生地,在德国柏林万湖附近,遇到两位当地人土耳其烤肉铺经营者哈米特和非营利公益组织创始人安佳,他们的人生故事,令那个遥远的童话再次照进现实。

童话之于现实生活的意义,正是郭爽新作的主题。3月9日晚,由世纪文景、乐府文化、单向空间主办的“时空·童话·旅人——《我愿意学习发抖》新书分享会”在杭州乐堤港单向空间举行。作为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得主,郭爽与作家、译者孔亚雷一同分享那些从“发抖”里走出来的人们,如何面对伤痛、幻灭、成长、离别。

中国女孩

寻找德国童话

1984年出生的郭爽从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一直在广州工作生活。她说,自己待过的都是小地方,喜欢凝视小地方的小人物,原因就在于小人物身上更有生命的张力,蕴含着生活的真相。郭爽的这种追寻,一直贯穿在她的小说和非虚构写作中。

《我愿意学习发抖》脱胎于德国“无界行者”写作项目。新书讲述了十个故事,有小镇女性在婚姻、生育、劳作日常之外,残余理想的挣扎;有见证彼此三十年成长与痛苦的两个童年伙伴的故事;有500年家族女继承人的悲欣;有心怀艺术梦的小镇父子故事;有退休的女幼儿园老师的远东之旅;有开烤肉铺的土耳其人的异乡生活;有一个男孩性别身份的艰难自我探寻;有两代学者在幻想文学中听到的魔笛之音;有画家从内蒙古到柏林的故事;有“二战”中被迫远离故土的娜佳对战争与童年的记忆……

“新书是一把钥匙,帮助我定格童年阅读时形成的那些美好的价值观。”现场,郭爽坦承。在每一个孩童的心灵,《格林童话》不仅仅是一本书,更是构建了无数孩子对未来生活的美好价值观。作为一个80后,35岁恰是一个人从年少叛逆走向顺从生活的年龄阶段,郭爽希望在这个阶段回头去看看童年时的那些价值观,是否在人生成长中的种种挫折涤荡中还会坚挺依然。

在郭爽看来,童话里的他们,天真不在于年龄,而在于他们在人类心灵与想象的历史中,诞生得更早。他们是傻子,却总肩负起降魔的使命。他们是孩子,却总得战胜邪恶的巫婆。而那些更晚一些诞生的房客,虽然他们都长了张大人脸,长得跟我们更像,但他们自己也好、魔鬼与巫婆也好都始终存在,不过内化了,变成了角色或曰现实生活中我们的一部分。

《幸运的汉斯》

失去一切的幸运人

十个故事的创作并不那么顺利。

从我们是谁这个问题出发,郭爽将所有的情感和想象建立在一本童话书上,走进从未抵达过的德国,去和那里的人们建立沟通连接,获取那些童话后的现实生活故事,再回到中文表达。这似乎是一种小我写作,又似乎是一种具有中国经验的全球化写作。

在过去四年,郭爽前后去往德国三次,呆了40天。第一次出现在德国中部时,她的到来轰动了整个小镇,借由小镇媒体的报道,当地人都知道有一个中国女孩来找格林童话。也因此,郭爽和小镇民宿主人特蕾莎成为朋友。

特蕾莎告诉她,自己最喜欢的格林童话是《幸运的汉斯》。这个童话讲的是一个普通男人汉斯,出去打工赚回一块金子,一路返途中离婚律师免费咨询电话,不断有人与他交换物品,最后换成一块石头,石头还掉进石井里。汉斯坐在水井边,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切,还是幸运的。因为上帝解除了他的一切负担。

在初次交流中,郭爽并未觉得这个故事与现实有何勾连。通过一次次的交流,郭爽真正走进特蕾莎的生活离婚官司,知道她离婚,带着孩子独立生活,还要经营客栈。当郭爽以一种传统思维认为这些事情令人难过时,特蕾莎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在这一刻,郭爽找到了童话通向现实的通关密码。

她们都曾在《幸运的汉斯》这个童话里得到抚慰——“汉斯失去了一切,但他是那么幸运”。故事与共同的想象拉近彼此,细微地触摸到彼此的感情与痛苦,郭爽与特蕾莎不再是陌生人。故事的话语就此开启,郭爽开始如对待自己的邻居一般,进入一个个普通人真实的人生经历,书写地球那一端的黑森林居民们相通又相异的生命经验。

童话故事

古老共通的价值观

在孔亚雷看来,这是一本十分奇妙的书,一个年轻的人在异域寻找童话,从而获取自己的生命方向。这令他想到村上春树的一篇作品《背带短裤》,讲述了一个日本老太,在德国南部旅行时,请求当地一位与自己丈夫体型相似的德国老头帮助量尺寸,定做当地特产——背带短裤。在这个过程中,日本老太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那么爱自己的丈夫,回国后便离婚了。在一个全新的时空领域,人更容易冷静审视自己的精神和心灵生活。

郭爽很赞同这样的理解。她说,在创作初期,故事里常常会有“我”的影子,作为一个交流者与写作对象分享,这是一个真实的状态。随着创作深入,写作者的自觉开始出现的时候,“我”开始慢慢退场,故事的主角撑起一个又一个故事。

“这本书其实就是跟我人生一个阶段的问题连接在一起,然后我去面对它,然后我面对它的方式是我让这个世界涌进来,我试图把问题带进来,或者我在涌进来的大潮里游,我试图游到对岸去,我是这样的状态。”郭爽坦承,整个写作旅程,解决了她对生活和写作上的困扰。过去,她一直从事媒体行业,受着正统的新闻理念训练,最大程度地写出事实,而写作者的观点是不重要的;但是小说创作不一样,需要带着自己想要探讨的问题去观察去交流,去寻找人类共同的一些古老的、宝贵的东西。

这些东西恰恰是童话戛然而止时——“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幸福生活的后来是怎样的,郭爽通过这样的旅行写作,恰恰是想做一些后续——我们如何用童话里的价值观去处理我们的生活状态。

友情链接